Kitsch

原id小栗薇

[太芥]深夜60分

【2017.08.01 关键词:毕业旅行】

 

他们坐在居酒屋昏黄的灯光下吃着盐辛鱿鱼。这是海边一家破旧的小居酒屋,店里甚至凑不齐四个花色一样的坐垫。店内弥漫着又咸又腥的气味,桌子上沉淀了不知道多久的污垢,食物也算不上可口,甚至可以称得上粗糙了。尽管对于贫民窟出生的芥川来说,无论怎样的食物都可以面不改色地吞下去。虽然如此,但这家店里的客人绝不算少。人们吃着下酒的小菜,喝着辛辣的酒,把一天的疲惫与牢骚哗啦啦地倒在这个小店里。太宰治坚持这样的小店才符合毕业旅行,毕竟刚刚毕业的穷学生,哪有钱去什么豪华的地方。所需要的也不过是一点小菜,一杯酒和几个可以互相倾诉的好友。

你知道这样一种树的名字吗?它的叶子直到脱落还是绿的,可是叶子背面却一点一点地干枯,被虫子啃食。树叶将这一面掩藏起来,直到落叶都给人看绿色的一面。你要是知道那种树的名字就明白了。

太宰治喝着酒,向芥川这么倾诉。芥川当然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是他可以倾诉的好友,毕竟太宰治根本不是什么刚刚毕业的穷学生。只是一句太宰先生我明白的,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口,在胃里和盐辛鱿鱼一起发酵。

芥川也喝一点酒吧,毕业,是一件多么值得庆祝的事情啊。

太宰治晃着清酒的瓷瓶,半真半假地说。芥川接过瓷杯,盯着杯子边沿的缺口看了半晌,抿了一小口。只是一小口也就够了,几乎可以让芥川以为他们真是来进行毕业旅行的了。那句发酵已久的话带着酸涩与海浪的咸辛冲口而出,太宰先生我明白的。只可惜是在驴头不对马嘴的时候。

太宰治像是惊讶似的瞪圆了眼睛,随后笑着念他的名字。龙之介,龙之介。仿佛某种咒语。

 

他们从居酒屋摇摇晃晃地出来。这是他们所谓的毕业旅行中的最后一顿饭。他们不紧不慢地晃去下一个景点,路上遇到一个在日本桥上卖花的小女孩。她手捧花束站在浓雾中,同时还极力掩藏着手套上的破洞。这么晚还有人卖花,会不会是什么妖怪?太宰治半开玩笑地对芥川说。他挑选了一枝白色的花蕾。

会开吧?他这么问女孩。

会的。女孩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他们拿着一枝未开的花踩着松树斑驳的树影来到沙滩上。沙滩上连个人影都没有,只有打鱼归来的渔船和拖网的辘轳的影子鲜明地映在白色的沙滩上。恰逢涨潮时候,海浪被月光撕得七零八落,凶猛地扑向海岸。太宰治跳上一块石头,手里拿着那枝花。

那么,在宣布你毕业之前,告诉我你都学到了什么,芥川。

人生是一场毕业旅行,死亡是毕业的证明。那么在他由黑暗为背景,用白骨铸成高台,用鲜血作为染料,将痛苦当做活着的证据的人生中,他学到了什么?

爱与被爱,太宰先生。他如是回答道。腥咸的海风呼啦啦灌进他的肺里。

太宰治从石头上跳下来,溅起的水花打湿了他风衣的下摆。

恭喜毕业,龙之介。他把那支未开的花递给他。可惜我们都等不到花开了。

之后他们的尸体被发现了。那个发尾稍白的少年手中紧紧握着一枝花梗,花瓣早就不知道被海水冲到哪里去了。

 

感谢读到这里~

深夜60分之后简直想把这些统统归档为 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 系列


评论(2)
热度(18)

© Kitsch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