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tsch

原id小栗薇

[太芥]结

*文笔拙劣
*一句话概括:太宰教芥川打结

惨白的灯光从头顶冷冷地投下,照亮墙上一排排的刑具。铁器泛着阴森森的寒光,透出汹涌的恶意。
芥川勉强支撑着自己站稳。
疼痛像千百根针,尖锐地来回穿刺着他因过度使用异能力而疲乏的全身。
这是训练之后的常态。对于这种疼痛,芥川是感激的。能让自己在被带来审讯室的时候保持清醒,仅是这一点就值得庆幸,更何况这种疼痛来源于太宰先生。唯一令他不满的就是这具疲惫的身躯。
“今天,教你一些打结的方法。”太宰先生坐在椅子上,却给他一种被俯视的感觉,“你要一一记住。”
“是,太宰先生。”
“坐下吧。”
芥川愣了一下,顺从地坐在了太宰对面的椅子上。坐下并没有令他放松,反而使他的身体更紧绷,时时与瘫软在椅子上的欲望抗争。
太宰拿起桌上的绳子,在芥川面前蹲下,将绳子一圈圈绕过芥川的一只脚踝与椅子腿,用力拉紧。
“这种结不会松动,用来绑住双脚,使对方不易逃脱。”
太宰先生的手如蝴蝶般轻巧,在他脚踝处打了个结。这个结紧紧地咬在他腿上,带有某种神秘的暗示,在结系死的那一刻,他心里便明晰自己不可能逃离。
太宰拿起另一根绳子,在他的腰上缠了两圈,然后绕过椅背。芥川绷紧的腰部被牵拉着靠在椅背上,因为太过劳累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。
“这个结要系在椅背后面。”为了让芥川看清楚结的系法,太宰站在芥川身前,弯下腰在他腰腹部打结。他离他那么近,芥川的目光从结上转移到他不带一丝表情的脸上,最终停在他低垂着的眼睑上。
那双眼睛猛然看向他,芥川吓了一跳,慌忙避开。
“你走神了。”太宰平静地说,抓住绳子的一端向外拉。
腰间的束缚猛地收紧,腹腔内的空气被挤压,疯狂地涌向肺部。芥川觉得自己像一个气球,就快要爆炸,胸膛剧烈地起伏着,一呼一吸之间,血的腥味在鼻腔口腔里蔓延。
“这种结比刚刚那种要松,有一端可以抽动,系在腰上或者脖子上。”太宰先生缠着绷带的指尖从他的脖颈上抚过,像一根羽毛轻轻擦过,“最适合在逼供的时候一点点收紧。”
“是,太宰先生。”芥川努力呼吸着,强迫自己集中精神。腿上绑住的地方已经麻木刺痛,像是有小虫在啃噬。腹部像是有一条大蟒在缠绕,他觉得自己的内脏正在向里移位。
“闭上眼睛。”
他顺从。
“真是听话啊。”
什么东西覆盖在他的眼睛上,柔软,带着温度和熟悉的气味。
一圈一圈,并没有紧紧束缚的压迫感,像是有人用手一点点蒙起了眼睛,哄他入睡。
他脑中有些迷糊。
结,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。
是禁锢是束缚,是交缠是联系。
如果,太宰先生此刻系的是一个死结……
“蒙上眼睛,可以使对方的感知更为清晰。失去视觉也会让人觉得恐惧。”
他点头,感受着腿上的麻木,腰间的紧束,肌肉的酸软,深入骨髓的疼痛,听着自己的心跳,太宰先生移动时衣料摩擦的声音。
一点温热点上他的面部,从脸颊向下滑动。
是什么?那种质感,不是绳子也不是布料,不是泪水也不是血液。
是什么?
当那点温热滑到他的嘴唇上时,他突然反应过来。
那是太宰先生没有缠绷带的指尖。

我严刑逼供,想要你说出“我爱你”。
可是,先投降的却是我自己啊,龙之介。

感谢读到这里~

评论(8)
热度(84)
  1. はくげいKitsch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Kitsch | Powered by LOFTER